該向誰表白呢?

「同性戀」這名詞,就像麻瘋病般,讀起來總給大部份的人一種雞皮疙瘩的感覺。要向人表白自己是名同性戀者,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大多數的同性戀者苦於無法告訴別人自己內心的真正感受,除了感到傍徨無助外,有些人甚至動起自殺的念頭,因他們覺得根本沒有人能真正了解他們。

我在掙扎的過程中,常感到有如啞子吃黃蓮般,有苦說不出。雖說我有幾位好友,但總提不起勇氣告訴他們,怕這麼做便將從此失去他們的友情。教會就更不必說了。牧師往往在台上提到同性戀,軌猶如遇見仇敵般,不斷強調同性戀是個極大的罪惡,同性戀者將要如何受神的嚴厲懲罰等。在這種環境堙A你想我還敢向別人表白自己是名同性戀者嗎?

也因如此,我常感到自己是個帶著面具而活的人。表面上我與別人沒有兩樣,為了避免別人發現真正的我,我強迫自己加入異性戀者的生活堙C我學習他們的舉止、衣著、言談(包括與他們一起作弄女性及嘲笑同性戀者)等。但這些都無法改變我內心真正的感受。拋開了面具後,面對自己真正的內心時,我突然感到自己其實是多麼的虛偽,在別人的眼塈睇P別人無異,是名「正常」的異性戀者,但我的內心卻告訴我,我其實是一名「道道地地」的同性戀者。有時我疲於刻意偽裝自己,很想向別人表白算了。但總提不起勇氣,深怕這將鑄成大錯。說來可笑,那些知道我傾向的,不是那些我希望能給予我一些幫助的異性戀者,而是那些與我同好此道的同性戀者!

為甚麼同性戀者會覺得很難向人啟齒呢?

第一,他們深怕泄露了自己的身份後,會遭受別人的排斥、嘲笑、愚弄等。尤其是向朋友或家人透露,他們深怕這將會導致他們失去了寶貴的友情及親情。有誰願意感受失去友情或親情的痛苦呢?當然不是所有的透露都會導致這樣的結局。有些朋友或親屬獲悉他們所認識所愛的人是同性戀者後,非但沒有排斥他們,反而更關心他們,希望能助他們一臂之力。遺憾的是,這些人畢竟屬於少部份。大多數的人,一旦獲知某某人是同性戀者後,不是感到震驚、失望、憤怒、不知所措或噁心等外,便是對這個人採取「敬而遠之」的態度,深怕被他們「污染」。終究其因,除了不了解同性戀外,也與自己的不成熟有關。

第二,長久以來,同性戀一直被視為一種非常深的罪惡,比起強姦、謀殺罪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社會不但持有這種態度,教會也甚至把這種觀念「發揚光大」。一般的教會除了向基督徒義正辭嚴的宣布同性戀是個無法容忍的罪行外,就別無其他的話可說了。生活在這種環境堙A同性戀者還有勇氣向別人表白嗎?

還未談及到底該向誰透露自己的掙扎前,我想先談一下為何我們會有要向別人表白的需要。最大的原因,我想還是要別人真正了解我們,分享我們的痛苦及幫助我們。沒有人願意整天帶著面具待人,除非他的心已剛硬到了極點。我們每個人都希望有一個真正了解我們的內心及短處後卻又能接受我們,扶持我們的朋友。所謂不吐不快,長期壓抑自己內心的問題,不祗造成重大的心理負擔,過度的憂鬱,有時也會導致一個人萌起自殺的念頭。我本身就曾有這方面的經歷。

此外當我們向別人敞開自己的內心後,我們才能真正感到流露於那些關心我們的人的愛。除非我們向人表白,我們很難探知別人愛及關心我們的程度。那些知道了我們真正的自己後卻仍繼續接受我們的人,我們能感受到他們是多麼的愛及關心我們。這也是為甚麼聖經說:「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雅各書五章十六節)

與神也是如此。除非我們向神認罪,祂的光便不能照入我們的內心,驅走我們內心的黑暗。一味把問題深植於內心或採取逃避問題的方式,祇能帶給我們極大的惶恐及不安。耶穌說:「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但行真理的必來就光,要顯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約翰福音三章十九至二十一節)神雖知我們的內心,但祂卻要我們向祂認罪坦白,因為祇有這樣我們才能了解到祂對我們的愛是何等的長闊高深。你願意向神及別人表白,領受神及關心你的人對你的愛嗎?

還未向人表白前,你先要認清表白的對象。因為如果那人的反應不是積極的話.這不但會給你帶來更大的痛苦,也會阻礙你改變的進展。

首先,你要考慮,這人是否成熟可靠?你與他的交情有多深?你們互相了解嗎?他能給予你幫助,至少鼓勵你,在需要時扶持你,關心你嗎?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反應。如果很不幸的你告訴了另一個人之後,那人非但沒有對你伸出援手,反而疏遠你,那其實也末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從這件事中,你能看清那人是否是真的、完完全全無條件的愛你、關心你。我想最重要的還是要先向神禱告,求祂讓你知道誰才是你應該向他坦白的對象。

感謝主,除了「抉擇機構」堛漱H之外,我的第一個透露的對象便是我的太太。還記得那時,說著說著竟哭了起來,連她聽了之後也深受感動得哭了起來,整個情節就有如拍電影般地扣人心弦!隨後在不同時期我也分別向幾個好友及教會塈睇{為比較成熟的人透露自己的過去。如今誰認識誰不認識以前的我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從同性戀中被釋放出來。讚美主!

反過來說,當別人向你表白他是同性戀者時,你該怎麼做呢?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愛他,就如愛別人一樣。同性戀者也是人,不是甚麼特殊動物。像別人一樣,他們有自己本身的問題,祇是問題與別人不一樣罷了,所以請不要以特別的眼光看待他們。

一般人誤以為,接受同性戀者,就等於接受同性戀;愛同性戀者就等於宣佈同性戀不是罪。這就中了那些提倡同性戀人士的圈套。

美國的同性戀組織,一直以來把同性戀問題極端化。他們宣稱,如果你愛同性戀者,要做為一個開放、成熟的人,那你就必須接受同性戀者所做的一切。要不然你就是一名憎恨同性戀者的人。這當然是不對的。愛一個人不等於要接受他的行為。就好比一名母親知道自己的孩子染上了毒癮後,她當然還是愛他,畢竟他還是自己的親生骨肉,但我們不能因此斷定這名母親便是在縱容孩子吸毒。愛一個人及如何看待那人的問題完全是兩碼子的事,不能混為一談,但重要的是不管一個人罪孽多深,我們還是要繼續愛他,要不然你怎能幫助他呢?有誰能恨一個人卻又處處想幫助他呢?愛一個人及完完全全的接受一個人,包括他的缺點等等,是幫助一個人的先決條件及基礎,不是嗎?

愛一個人,除了為他禱告,聆聽他的心聲,給他力量,扶持他,讓他感到他能夠與你分享內心的掙扎而無需感到受歧視或排斥外,另一件你可以做的事,就是向他介紹及自己本身也閱讀有關同性戀方面的書籍,以便對同性戀問題有更深一層的了解。遺撼的是,到目前為止,我所接觸到的有關這方面的書籍都是以英文居多,華文的書籍卻似乎很少。這也是我動筆寫這本書的原因,希望以基督徒及前同性戀者的立場來討論這個問題。

最後,我要強調的是,身為人,我們能給予另一個人的幫助是有限的。基於種種原因,我們有時無法在另一個人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向他伸出援手。感謝主,祂的力量卻是無限的,因此,我們在幫助一個人的時候,除了盡其所能外,最重要的還是要把那人帶向主而不是自己。祇有主才清楚該如何正確的幫助另一個人處理他本身的問題。我們要讓那人學習如何依靠主而不是以我們自己的力量來解決他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