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前面幾個故事的主人翁,都是我在抉擇機構婸{識的朋友。

在他們的身上,我發現他們有幾個共同點。

我想,他們之所以能戰勝自己的軟弱,在於他們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對於這一點,我沒有必要作任何的詮釋或辯駁。神在人生命堛漣@為,是不能抹殺的。

還有,他們都是成熟的人。

他們都知道,生命埵陬h苦是難免的。他們處理痛苦的方式,不是逃避,而是面對它。祗有面對痛苦,與痛苦掙扎,我們才能成長。要成長,面對痛苦是必須的。

在抉擇機構這兩年堙A我看到很多來到抉擇機構堛漱H,呆了一段時候,就升白旗走了。他們覺得改變的過程太艱難,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他們選擇逃避痛苦。我想,他們作此選擇的代價可能比面對痛苦來得更大。

成熟的人也了解到生命不盡都是美滿的。他們不要求每個人的遭遇都平等。

是的,造成他們有此傾向的原因與家庭背景有關,尤其是與父親的關係。但他們不怨天尤人,不問為甚麼這,為甚麼那。生命有太多的未知數,不容我們一一的去解答它們。他們不向任何人,甚至神伸冤,企圖討回一個公道。

他們選擇寬恕,不做永遠的犧牲品。過去的經歷對一個人未來的生活雖有重大的影響,但他們要做今日的主人而不是過去的奴僕。他們了解到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任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因此處理自己的問題後,他們又重新啟程,面對生命的另一個戰鬥。

沒有人能完全處理生命的種種問題;生活是個戰場,訓練我們的鬥志、毅力、忍耐、勇氣等。要等到完全處理自己的問題後才又重新踏上旅程,那時可能已太遲了。

生命是一連串戰鬥的組合。再艱難的路還是要走下去,堅信曙光就在前方。

「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你願意選擇面對自己的問題嗎?希望寫的下一個故事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