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抉擇機構

抉擇機構於一九九一年九月在新加坡成立,主要的目的是幫助那些想擺脫同性戀的人。由於這是個基督教的組織,所提供的教導也都以聖經為基礎,因此吸引的大多都是與同性戀掙扎的基督徒。

抉擇機構的發起人為來自美國的賽.羅杰斯,這本書堣]收錄了他的見証。在他還未到新加坡之前,他曾在美國擔任「國際出埃及組織」(Exodus International)的總栽八年之久,那是一個專門協助同性戀者改變他們的傾向的組織。

截至一九九二年八月為止,抉擇機構總共輔導了一百九十五名同性戀者或與同性戀問題有關掙扎的人。

抉擇機構每星期有互助小組,讓那些想改變他們的同性戀傾向的同性戀者聚集在一起,互相勉勵扶持,它也提供有關同性戀的教導。這本書大部份的內容都是取自我在互助小組所學習到的東西。

有些人會問:抉擇機構的成功率是多少?我通常會反問:你的「成功」的定義是甚麼?是指那些真正從同性戀者改變成異性戀者,從此不再有同性戀試探的人嗎?我想這恐怕不是我們對「成功」的看法。

我在前面幾章已清楚的闡明,改變是一個過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有些人祗需一兩年,就能擺脫同性戀,有些則需要更長的時間。但我們不能論斷一個人因未達到峰頂就是一名失敗者。在我們輔導過的同性戀者當中,有一些未來到我們的機構之前可說是上了「同性戀癮」的「癮君子」,但來到了我們的機構接受輔導後,他們的性生活已有了重大的改變,當然不是一夜間減至零,而是有明顯的改變。但如果他們大體上已能有效的控制他們的性行為,但還是不時受到同性戀誘惑,我們能否以此斷定他們還未得到醫治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成功」的定義恐怕太狹窄了些。

改變同性戀的過程就猶如爬山,未達峰頂前,必須經過不同的山層。能從一個高峰跳到另個高峰,雖未達到山的最高點,也還算是一種躍進。你同意嗎?

當然,每一個組織都有失敗的例子,就好像最出名的學校也有不及格的學生一樣;抉擇機構當然也不例外。有許多同性戀者,參加了抉擇機構不久,便急於看到成果。然而多數時候事與願違,他們便感到失望、灰心、沮喪等,有些甚至就此離開抉擇機構,覺得在那堭o不到甚麼大的幫助。在這吃快熟麵,喝即沖即飲咖啡的年代,許多同性戀者想速戰速決解決自己的問題也是不足為奇的。但套一句老話,凡有價值的東西,都是必須付出代價的。要恆久忍耐,是這個時代很多人必須學習的功課,想改變自己的傾向的同性戀者也不例外。

還有,難道看到了失敗的例子,便表示同性戀真的是不能改變,而你也必須感到心灰意冷嗎?寫到這堛漁伬唌A記起不久前才讀到一篇有關一名前「國際出埃及組織」的領袖在脫離了同性戀生活幾年後,又重新回返同性戀生活的文章。這固然是一件叫人很痛心的事,有很多人也將因此而被絆倒,但我們也可以從其中學習到一門功課,那就是要依靠紳,要仰望祂而不是人。每個人都會有跌倒的時候。大衛王,那位「合祂心意」(撒母耳記上十三章十四節)的信徒,就連他也犯了姦淫的罪,那區區的一名國際出埃及組織的領袖又怎能會被豁免也有跌倒的時候呢?我們都是人,都有一顆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的心(耶利米書十七章九節),不小心的話,隨時都有跌倒的時候。也因此,聖經告訴我們,「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四章二十三節)我告訴自己,賽.羅杰斯是我的領袖,我尊敬及相信他,但若有一天他決定重新過同性戀生活,我還是要繼續與神同行。雖然我會為他感到傷心,也會自己感到失望、憂傷,但我信靠的是神,不是人。賽.羅杰斯若重新過同性戀生活,那是他的選擇,與神能否改變一個人無關。神是萬能的,但祂不能強迫一個人跟從祂,每個人都有選擇權。人是有意志力的動物,不是一副唯唯是諾的機器。那你呢?人使你失望懊惱的時候,你要選擇繼續跟從神,還是放棄一切?

又有些人會問,我們的宗旨是把所有的同性戀者都改變成異性戀者嗎?當然不是,事實是不是所有的同性戀者都要改變自己的傾向。有些基於某些原因,很樂意的以同性戀人士自居。我們的目的在於幫助那些對自己的傾向感到苦惱、羞恥等而願意改變自己的傾向的人。有些人指責設立抉擇機構本身就等於歧視同性戀者,因為同性戀就等於一個人的膚色般,是無法改變的。那抉擇機構又何必勸同性戀者改變呢?

我在第二章已討論了同性戀是否是天生,無法改變的這個問題,這堣]無需重覆已探討過的。但我想說的是,不是所有的同性戀者都認為自己的同性戀是天生的。有很多同性戀者很不滿意自己的境況,卻又不知如何著手改變自己的傾向。抉擇機構的設立就是為了要幫助這些想變他們的傾向的人。同性戀是天生的這個論點因此不代表所有同性戀者的看法。

又有些人說:要一個人改變自己內心真正的情感及傾向,不是等於叫一個人自我毀滅嗎?這就有如叫一個人抑制他真正的自我而學習活得做另一個人,聽起來有點虛偽及殘忍。

是的,在這個縱情縱慾的時代,要一個人學習控制自己的情感及行為就猶如叫他自我毀滅。人的本性是放縱,不是自制。但要一個人學習自制就等於是虛偽及殘忍嗎?如果我被另一個人無緣無故打了一拳的話,與其以牙還牙,我學習控制自己的怒氣,以免事情弄得更糟,這是成熟還是殘忍或虛偽?再舉另一個例子,有很多男異性戀者一見到漂亮性感的女性便色心大起,恨不得能佔有她們。但他們為了家庭,為了面子,為了神等不得不學習控制內心真正的情感,這是錯的嗎?

最後要說的是,抉擇機構扮演的祗不過是催化的角色,我們能做的祇是輔導及勉勵那些想改變他們的同性戀傾向的人。醫治最終來自神。沒有了抉擇機構,並不等於你無法改變自己,我相信有許多前同性戀者雖然沒接受過輔導或參加過支持小組,但他們的確已改變了他們的傾向。因此如果你所住的地方沒有像抉擇機構這樣的組織,請不要灰心。你若要真正改變自己,便需依靠神而不是人。

若你想與抉擇機構聯絡,請將信件寄至:

CHOICES

130 Margaret Drive

Singapore 0314

電話:4747222

傳真:472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