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復活的大能在專業輔導中的影響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click here)

Home

       

十多年前,在完成了政府部門及大學的工作後,我預備開辦自己的私人診所。當時,我有很多同業宣稱自己為「與眾不同的基督徒」心理健康專業人員,這確實令我有點不安,因為我疑惑這些名詞的界定,究竟怎樣才算「與眾不同」的基督徒輔導?怎樣去量度?基督徒輔導的真正定義是什麼呢?事實上,任何人也可以自稱是基督徒,但卻幾乎沒有人可以去界定一個專業人士屬靈的成熟程度。可是,基督徒輔導治療的結果成功與否,卻很受輔導員靈命是否成熟所影響。

      在政府心理健康部門任素質管理、訓練、輔導,以及在醫學學院任精神科助理教授時,給我一個很深的印象,就是任何理論跟基督徒有關的都是存疑。但事實呢?我們發現在嚴重精神病的病人紀錄中,與宗教靈界有關的症狀是非常普遍的。藉著神的恩典,我曾經有機會於兩所不同的醫院(公立的及基督教化)去治療病患者及輔導有需要人士。經過這麼多年的經驗,我深深覺得基督徒心理健康的治療真的有其獨特之處,因為在輔導室或精神病醫院拘禁式的病房裡,我實在見過很多令人驚嘆的事情。

      雖然在嚴重精神病的病患者中,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可能同樣有著差不多的表現,但在較輕微的個案裡,基督徒與非基督徒的表現卻有很大的分別。例如,同樣是患有憂鬱症及自殺傾向,基督徒比較容易朝向積極及正面的思想;就算是患有較嚴重自殺傾向的,基督教的褔音會對病患者起很大的作用,讓他們在悲痛絕望的黑暗裡,找到一個盼望、一線曙光。

 

1.  以基督的大能戰勝離婚

        在較輕微的心理健康個案裡,用基督徒觀點去治療的果效會比較顯著。例如,當基督徒面對婚姻的衝突時,他們會較容易考慮教會長執的建議而去找援助。他們也不難發現自己能力的有限,而需要禱告的幫助。雖然在僵持的局面中未必會為對方開聲禱告,但一般是會考慮為對方無聲祈禱的。當二人認真的希望建立一個美好婚姻時,已經是達成成功的一半了,剩下的只是一個過程。實在有太多的時候,在輔導室裡自己親身體驗到基督徒治療的果效來得更快、進度來得更明顯、影響來得更深遠。我不得不承認,這些果效遠超過用我一生所學的和經驗的來達成,只有感謝神讓聖靈的同在,以及有很多在背後為這對夫婦的禱告支持。

      另外,在處理婚姻的衝突時,最難是如何使雙方都願意承擔其應有的個人責任。事實上,在不成熟的個性及人格中,最常見的特質是羞恥感和埋怨心。但因為對原罪有一定的認識,基督徒一般會比較願意對自己的罪性負責,因此也較容易接受自己需要承擔責任,可惜的是,他們大多仍很難去承認內裡的罪疚感。

      其中一個在婚姻危機裡最難解決的個案,是面對兩個自戀性格的夫婦,因為兩個自戀性格的人走在一起,是很容易產生一種不成熟的關係動力,他們不但各自偏行己意,也不會願意為對方讓步,更休說去關心對方的感受。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沒有經歷過同理心、原諒、和解、復合的模式。這種未完全發展成熟的自我是會產生一種自以為大的本性,所以他們是不能接受去承認和痛悔自己的錯失。雖然治療自戀者是有著相當的難度,但一般來說,基督徒的自戀者比起非基督徒的會較容易處理。自戀者一般都只會指出伴侶的錯處,而拒絕接受任何輔導的幫助,但對於基督徒的自戀者,若能使用技巧給他們時間去思想和自我反省,他們是有機會願意認罪及悔改的。

      有很多問題婚姻依然維繫著,主要是因為中國人比較注重家庭觀念。而對於委身的基督徒來說,兒女能健康的成長是很重要的,所以,有婚姻問題的夫婦會因為希望給孩子維持一個穩定的家庭環境而延後離婚,直至他們的關係能有改善。另一方面,教會也有舉辦一些特別的活動來幫助在問題家庭中的兒童。

 

2.  以基督的大能強化婚姻

        俗語有云﹕「預防勝於治療」,在神的呼召下,有很多不同的英語及華語團體利用營會去幫助丈夫及妻子們,從而學習如何去強化他們的婚姻關係。有很多參加完這些營會的夫婦都說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更新及奮興,但也有批評說這些營會只是利用了一些所謂的小組動力,令一班無知的人感到更新的力量。事實上,你是要親身經歷過,才能真正體會那不只是一個學習的過程,而是聖靈的同在和洗滌,祂提醒及激發我們再次委身給自己的配偶,好像基督愛教會甚至為教會捨身一樣。這些營會的高潮是在領聖餐的時候,讀者是需要親身參與其中,才能領略到聖靈同在的真實性及其大能。

 

3.  以基督的大能戰勝酒與毒害

        「基督徒心理學」Christian psychology 這名詞在最近的二十年才出現,是用來形容以基督徒世界觀作根基的專業心理輔導,但其實,平信徒的基督徒輔導比專業的基督徒輔導在更早的時候已存在,好像早期教會在最初的時候也對癮害及藥物濫用的患者作出治療,其中有「戒除酒癮匿名團契」Alcoholics Anonymous Fellowship (AA),即是現在很著名的戒除酒癮自助互勉小組(self-help group) ,他們是最早的一個團體採用治療酒癮的十二步驟。從前當政治主流正確觀點的名詞「更高的力量」higher power 還未使用的時候,「神」God一詞是用來幫助這些上癮人士的。在他們完全絕望和沒有能力之時,便會求神親自用祂的大能去醫治。這正好是痊愈過程十二步驟的第一步.

      這種自助互勉小組是那麼的有效和成功,以致後來人們都借用這十二步驟的方法來治療其他的物質癮害,例如麻醉藥等等。在過去幾十個年頭裡,這十二步驟的治療程序 (AA twelve-steps formula) 已被廣泛使用於不同種類的癮害患者,包括情緒及食物癮害。

 

4. 以基督的大能戰勝同性戀傾向

       同性戀的問題在基督徒圈子中引起廣泛爭議,以致不同的基督教教派對同性戀及性別身份混亂的患者,會有不同的立場。撇開政治主流正確觀點不談,實在有很多屬靈的基督徒想擺脫同性戀的傾向,而再一次的,平信徒的基督徒輔導在差不多二十五年前已經開始幫助這群在掙扎中的人,比起在這幾年才開始注意他們的專業基督徒輔導員早了很多。

      最有趣的是,縱然沒有受過基督徒心理學的專業訓練,這些平信徒自助互勉小組卻是非常有效,他們主要是以聖經教導為基礎。這些小組後來也學習基督徒心理學的一些理論和關於方法的知識,從而幫助提升治療的素質。

      對於反對這種治療的人,以上的論點是極具爭議性的,因為他們認為同性戀根本不是一種心理病,所謂「治癒的同性戀者」recovered homosexuals 只是矛盾及掩飾,對北美同性戀運動造成巨大威脅。再者,政治主流及社會不斷地施加壓力於這些自助互勉小組及心理治療專家,因為他們提供「性向還原治療」reparative therapy 的方法去阻止同性戀的傾向。這樣程度的抗衡壓力反映出一個現象,有很多位高權重的非基督徒心理學家對這種基督徒治療產生厭惡,也威脅到他們的權威,因為根據他們那麼多年的心理學知識,要將同性戀傾向回轉是絕對不能想像及不可能的。在聖經中也有類似的事情發生,當耶穌醫治了麻風病患者時,法利賽人也是感到完全的厭惡。但有趣的是,全球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在基督裡能夠找到性完全的盼望。

        人雖然正處於逐漸墮落的狀態裡,但基督徒輔導卻能給予所有人盼望和樂觀的態度,這是它最出眾的特點。心理上的狀態只是人類墮落本性的一部份,所以專業輔導員應該抱有一個無條件正面的接納態度去看人的問題。聖經的原則正提供了一個架構來定明專業輔導治療的目的,而專業輔導及心理學只不過是在治療過程中提供一些關於方法的知識而已。

 

(作者為加州執照臨床心理學家,現任香港浸會神學院教牧輔導課程訪問教授,曾任三藩市公立醫院精神科主治心理醫師,及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醫學院助理教授。)

Translation credit: Monica Chan-Yip, editor of (CFFC, Chinese Family for Christ) a Christian bi-monthly journal for strengthening families.

Home